莫讶菖蒲花罕见不逢知己不开花

  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、自媒体的时代、也是共享经历的时代。美,需要分享,分享给那些对于品质生活有所追求的人们。

  冷香、清影、素色,含蓄、内敛、低调,如果说兰花是花草中的君子,那么菖蒲就是花草中的隐士。

  蒲草乍见是没有香味的,但如果你用手一触碰到它的叶子,就会散发出一种让人神清气爽的异香。跟几乎所有的花草香味都不一样,这种香味并不浓郁,需要鼻子凑近了才能闻到。

  沉香、兰香、蒲香都是中国文化对“香”的选择。而菖蒲的香气醒透深沉,带着生拙的味道,所谓“生拙”,好象表面上是不太漂亮的香,也就是一种很内在的香。

  秋冬严冷,百草烂死,“菖蒲却依旧细如毛发绿毵毵,寂寞无人共岁寒”,纵便风饕雪虐,亦怆然独馨。

  古来许多诗文将它赞颂,大致是因为菖蒲“不资寸土,不假日光”地活着,的确像极不食人间烟火的文人:可以清人之心,动人高蹈远隐之思,这种高雅出尘,是让人敬慕的。

  对于文人士大夫来说,菖蒲不沾污泥,仅仅凭借净石与清水生存,显得有一种象征意义,仿佛是不肯与浊世同流合污的高士的化身,是君子品行的镜影。其忍寒苦、安淡泊、伍清泉、侣白石的特点,也正是古代文人精神的写照。

  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·菖蒲》中引用明代朱权《臞仙神隐书》“石菖蒲,置一盆于几上,夜间观书,则收烟无害目之患,或置星露之下至旦取叶尖露水洗目,大能明视,久则白昼见星”。

  蒲草还有一个比兰花更充满了灵性和智慧的特点:更符合传统阴阳五行的天地之道、更符合林泉高致的文人的理想风雅境界。

  而且,不像兰花的香味只在花期,蒲草的香味是在茎叶里、在根须里的,是包含在整个的生命体里的——更含蓄、更雅致、更幽深、更清雅、更低调。

  菖蒲生野外则生机盎然,着厅堂则亭亭玉立,飘逸而俊秀。附石种植,更是雅不可及。

  起初的菖蒲是作为仙草灵药之类来看待的。古诗中曾写过“石上生菖蒲,一寸八九节。仙人劝我餐,令我颜色好。”意皆谓菖蒲服之可延年长生。

  菖蒲有养目明目的功效也是它成为古人书房伴读的重要原因。古时江南士大夫的一日清雅是从菖蒲叶尖取莹莹露珠蘸于眼皮,闭目轻揉,深吸口气开始的。

  蒲草可直接生于水中,可直接生于石上,所谓“伍清泉、侣白石”是也,石为阳刚之极,水乃阴柔之极,不知还有比菖蒲更接近于完美、更充满智慧的植物吗?

上一篇:内有种子多数
下一篇:一股嫉妒之心涌上心头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