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右两边的房子全是木地板

  因同去的人中,有一个人懂风水,他说这个地方的风水好,左有青龙右有白虎,是个好地方。正在说话间,周扬故居旁的一位老人出来了,他跟我们说起周扬家的事,说原来这里很大,周扬故居不止这三间房子,过去光房子就有48间,单一个装米的仓库就能装1000担的谷,就连养狗的房子也有几间。因为老人听说懂风水的人说了这个地方是好地方,不免得意地跟我们说:这个地方是好地方哦,怪不得我两个女儿,一个嫁到香港,一个嫁到深圳,原来是我沾了周家的好风水!老人还告诉我们,周扬故居中央每年都拨专款维护了的,只是可惜的是当年周扬本来想在本地办所学校的,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放弃了,不然的话,这个地方会保持得更好。

  回家的路上,又见到山中伫立着的芦苇,不管是水中的芦苇还是旱地的芦苇,在初冬的季节,蓝天、白云,奔驰的汽车,始终好想,能在芦苇里躺下,枕着某个人的手臂,一起看蓝天白云,让时光在相对的视线里慢慢流逝。人世间,有多少的纷纷搅搅,多少的生生灭灭,可是,我喜欢忠贞的、永恒的、刻骨铭心的爱,如果,就算拥有一段不长的感情,然后让眼泪跟随一辈子,情肯不要。

  等主任和他的亲戚们进了房子,我步伐怯怯地进房,从系着红绸的大门进去,房子又大又高,左右两边的房子全是木地板,走上去发出轻轻的响声,房子里只留着凌乱的几样有着厚厚灰尘的柜子,而当我从大门经过高高的门槛向右边的房子走去时,突然感觉阴森森的风吹来,而后耳边传来了女子的轻微的叹息声,慌乱中快步退出房子。站在房子前,拍拍前胸安慰自己,这是白天不会有事的。看到房子前的小草,才有了些许的镇定。

  一直,很喜欢芦苇。那一年第一次去洞庭湖见到芦苇的那一刻起,立即喜欢上了她。印象里,芦苇也应该是生活在水里的美女草。而今,旱地的芦苇让人突然有了不同的收获。

  上午与主任一起同开发商谈了一场艰难的谈判。结束谈判后,接到施工队电话,要求现场帮忙协调,于是,和主任匆忙赶往工地。初冬上午,阳光带着些许慵懒,高跟鞋踩在工地上,多少有些不适,跟主任说声不陪着进工地了,去工地附近瞧瞧。

  一个女子,为爱的男人细心做着一坛又一坛的甘草梅,一年又一年的等待里终是让生命枯萎。我不知道这个美丽、为爱执着的女子,是什么让她始终在等待,不放弃,虽然最后在等待里失望离开人世,让她成空的等待、让她成空的男人,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度过一天又一天的岁月,难道,偶尔的思念也不肯给她?她的等待如此地渴盼,而他给她的,终是一转身便是两个世界的距离。这个故事,终是凄婉的,为了等爱的她,为了她的三个年幼的小孩......

  工地的一边,是荒芜着的土地,有勤快的人在土地上种着菜,阳光下,青青的菜绿油油的,很是让人喜爱,放眼望去,突然发现菜地那边长着大块的芦苇,纳闷地站在工地边,想着那年去岳阳的时候,见到成片的芦苇,而今,在荒芜的工地上,也竟然有着同样漂亮的芦苇!忍不住,拿手机给自己和身后的芦苇照了张相。

  围着故居前后看了一圈后,因想去那个女子墓前拜拜,最后,我询问老人:您知道周扬老婆吗?老人摇摇头,心存不甘的我又问老人:您知道周扬老婆葬在哪里吗?老人随手指了指一边的山,说:好像在山那边,具体我也不知道。听后只好做罢。

  和刘哥一起随主任前往新市渡,寻找身边的故事。幸主任家的亲戚熟悉当地的路,没几分钟的时间,周扬故居便到了。跃入眼前的,是一栋老式木结构房子,当地人在这个房子窗前系了根红绸带,给这个古老的房子增添了些许的生机。我不敢一个人进这个房子,因为我眼前立即出现了一个美丽女子凄婉等待的容颜,突然让我心生害怕。

  主任因家事去新市渡,新市渡,这个地方曾是H当年去代过班的地方,而对这个地方印象最深的,却是知音杂志上叶梦写的一篇稿子《七坛甘草梅——周扬与吴淑媛》因为很喜欢吃紫苏梅子,所以,对这个题很感兴趣,而,读后的感受很沉重。

上一篇:着生稠密下垂的小穗;小穗柄长2-4毫米
下一篇:竹子除草剂芦苇除草剂灭树木旱地-杂竹净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